永康的不良建商
    台南永康維冠金龍倒塌的原因已漸漸明朗,其中箍筋少了一半就是原因之一,把一、二樓牆面打通和梁柱穿洞也是原因,這些都是可以預見危險的事,建商不會不知道。這類建商很多,為了避免日後法律糾紛,錢入袋後就宣布公司破產,再以另一公司繼續賺黑心錢,撈夠了就移民外國,台灣人將拿他沒辦法!
林明輝撈了這麼多年已擁有數億資產,可他還在繼續幹,沒有移民,也沒有像其他建商搞個民意代表來護身,以致現在出事了跑不掉,這是他誤判綠營永遠不會立院過半所致!
   自1945年以來,立法院都是藍營過半,以致建築相關法條都是由外省人制定,所以法條充滿了移民精神,建商可以撈飽就走,而不用負甚麼法律責任,即使真被判刑定讞,只要住在國外拖過年限就可以免罪,這是外省人在台灣搞的外省移民法律,只對亂搞者有利,而對台灣在地人是層層剝削。
   外省人都是兩手空空來台的,吃穿用都必須由台灣在地人給養,所以一連串沒收資產的行動就展開了,例如[耕者有其田]、[四萬換一元]、[沒收日本時代公私資產]、[白色恐怖]等等,讓中上層的外省人迅速"白手起家",資產多達數十億以上而移民的相當多,以致外省人口比例自1949年的25%降到現在的11%,現在還沒移民的外省人中,部分是位居權力高層者,因為還有國防、核四等國家重大工程油水可以撈,所以還不打算移民,但大多已讓子女歸化為外國籍。中階層的未移民外省人有些是因為資金不是很充足而猶豫,有些則是已認同這片土地而打消移民念頭。最低階的外省人當然是談不上移民,但有些人卻又有"雄心壯志",努力地想搞出一番事業後賺大錢,然後就可以實現移民理想。這類人物在台南永康相當多,主要是因為永康自農業時代躍進工商大城時給了他們機會!
   永康二十多年前叱吒一時的建商大多數是眷村出身的國民黨籍外省人,賺到錢後就投入民意代表選舉,所以這些外省人建商都成為立委,在永康擁有黑白兩道勢力,誰都不敢得罪這些外省人。永康有很多外省掛飆車族,見到路人不爽就砍,很多殘障者都是被這些外省不良少年砍傷的,砍死的當然也不少,這些幫派份子背後的靠山就是擁有政治權力的外省籍建商,連警察也不敢查辦。雖然賴清德當市長後已少見飆車族公然砍人,但這些黑幫少年在校園依然不停在霸凌台灣人兒女,因為外省掛黑幫勢力依然在永康。
   試想想看,這個叫做林明輝的外省建商為何要這樣搞台灣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手法都一樣,連租房子的錢也賴!他的行為讓我感到是出於一種族群的仇恨,而不是單純的為了錢才如此,因為搞錢者通常會撈飽了就跑,但以恨來行事的人卻不同,會一直幹、一直幹,看著被害人悽慘死狀而哈哈大笑!而這就是永康區外省建商普遍的心態....要錢、要命!
   為何我了解這些外省建商的心態?因為我也買過他們蓋的房子!那是一個住戶高達一百多戶的高級別墅區,四周圍牆都有紅外線,有社區游泳池、花園、運動場、圖書館和管委會辦公室,住戶大多是醫生、律師、富商等有錢人。
   照理說有保全24小時巡邏和紅外線圍牆保護應可以高枕無憂,可強盜卻頻頻如入無人之境地進來殺人搶劫,甚至有住戶被幾乎砍斷脖子,新聞也都報導了,但強盜還是依然到晚上就來搶,把住戶當提款機一般。
   雖然搶案發生時有人報警,但警察總是在強盜離開後才來,絕不會在該來的時候來!當然也沒有任何一件強盜殺人案被偵辦!當然啦,我現在說的事情時空背景是在國民黨主政台南的時代,不是綠營開始執政後。
   我開始覺得社區保全虛設後便好奇地在入夜前到處看,發現管委會主委每天入夜前都會去開圍牆小門的門栓,雖然門還是闔著,但自外一推便可以入內。圍牆紅外線也會在某些時刻被關掉,保全會推說故障。連棟的整排別墅總是會有空屋存在,每到黃昏就會有開小貨車的工人前來打開空屋大門,強盜可由此空屋進入,到頂樓後翻矮牆到隔壁住戶行搶。
   觀察一陣子之後,我肯定傍晚來開空屋門的工人和住戶主委很可疑,便在傍晚等工人來空屋開門,有一天被我等到,我問工人是來幹甚麼的?他猶豫了一下,便說是來除草的,我說太陽都下山了除甚麼草?他知道謊話被揭穿後立刻惱羞成怒,便從貨車上拿出一支鐵鏟朝我打來,此舉使我大怒,衝上前搶下鐵鏟反打他,打到他滿臉鮮血,叫他給我滾,並不報警,因為這種打人的事我都是私下解決的,因為知道在當時報警是沒用的,警察早就被外省黑道控制了。開門工和我搏鬥重傷後,社區平靜了一陣子,管委會主委來收我管理費,我便問他是不是強盜集團的同夥?原本以為看起來憨厚的中年人會慌張地否認,結果卻完全相反,平時笑容可掬、狀似厚道的主委竟然就在我家大門口咆嘯:我就是強盜集團份子怎樣!殺人放火又怎樣?你有證據嗎?說完後大搖大擺地掉頭就走,也不怕左鄰右舍都聽到他自承是強盜集團會怎樣?我看到他的反應後大怒,趕過去當面跟他說:我明天要殺光你全家!結果隔天主委竟然全家搬光光了,這令我相當訝異,一到四樓的店面住家可以如此迅速地清空,展現的是強盜集團有如德國閃電作戰部隊的效率,一句玩笑話竟然被當真到這種程度,心裡也開始毛毛的!
   於是我在社區入口電線桿上貼上一張告示[強盜敢再入內者,砍斷手腳!],這張告示又大又顯眼,似乎效果不錯,社區很平靜。有一天傍晚,社區所有路燈都沒電,保全說是地下線路故障,已叫台電來修。到了深夜一點多,傳來雞雞嘎嘎的摩擦聲,我出來看看究竟,竟然是一輛兩噸半的藍色十公尺大卡車在磨柱子,企圖用車斗磨下我張貼的告示。三更半夜竟然幹這種不可思議的事,也不怕住戶被吵醒報警,也不甩保全來阻止,強盜竟然可以膽大妄為到這種程度!只是要撕告示用手不是輕而易舉嗎?何必動用大貨車呢?
   我思考一下明白了,這路燈沒電肯定是強盜集團幹的,用大卡車磨告示就是要引我出來,再於黑暗中把我幹掉!明白後我操起一尺長砍刀就往大卡車衝,卡車旁立刻衝出黑影,各拿長刀往我做勢殺來,但奇怪的是他們突然都像發呆一樣不能動了,最前面的一位顫抖地問我手上拿甚麼?我不回答,衝過去一個個砍倒,然後要去拉下大卡車駕駛,這才看到他手上拿著槍,我立刻退出射擊範圍,他便立刻開車往社區大門逃走,我追了上去,再回頭時發現被我砍倒的強盜集團成員都不見了,地上卻有拖行的血跡,朝著住戶方向後不見了,這下我明白了,這住戶裡也有不少強盜集團潛伏著!
   強盜集團大卡車一戰大敗,但他們並不就此罷休,日後在社區外又發起多起狙殺、圍殺我的行動,但都失敗,因過程過於血腥便不再敘述。反正早年的永康是很恐怖的,很多農田變更為建地後,造就不少暴發戶,這些田僑仔又陸續遭眷村黑幫強盜集團砍殺奪財,那個殺人無罪的時代是現在生活在賴市長執政下的人無法想像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