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陸退伍有個屁用?

    台南徐先生駕車時被黃姓鄰居擋路,隨即被以安全帽砸車,並拖出車外毆打,徐母聞聲出來阻止也被潑及受傷。

   記者往問徐先生兩者恩怨,得知可能跟三年前徐母不小心潑水弄濕黃家棉被後黃某來踹鐵門被告賠十萬有關。記者問徐某為何海軍陸戰隊兩棲蛙人退伍的他被毆打時只擋不還手?

  徐某回記者說「我想得比較多,怕連累家人」、「出手的就輸了,官司講的是證據!  聽完徐某這些回答後不禁想問: 「海陸退伍有何屁用?

   海陸兩棲蛙人滾天堂路的橋段轟動全世界,可這樣嚴格訓練出來的退伍軍人面對攻擊卻是[我想得比較多][只擋不回擊]!真的很令人懷疑走天堂路有何屁用?操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不就是希望能鍛鍊出鏟奸除惡的硬漢嗎?怎麼會讓人打爽的,連媽媽也被潑及!

   我很喜歡提幾年前清華大學研究生余某向五位惡少下跪求饒卻仍被活活打死的案例。殺人的惡少現在早已離開少年觀護所在外趴趴走,可自小讀第一志願的清大研究生已成白骨,父母欲哭無淚,投下的數百萬教育費也付諸流水。

  被打死的清大生是不是跟徐某一樣「我想得比較多」?死者因為太聰明,所以會想到[若反擊打傷人可能會被告傷害,有前科後前途就毀了!],當他還在想著一大串法律問題時,惡少卻只是想著[打死他後X他女人!]惡少不聰明,所以不會想很多!但大家都是只有命一條!

   如果毆打徐某的鄰居持有武器,那他能擋多久?如果利器是突然抽出來攻擊,那徐某擋得住嗎?又如果攻擊者多達五人,那還是堅持[動手的就輸了]?

   動手的雖然在法律上輸了,但法律上站得住腳的被害人卻可能已經死亡,那這[想很多]又有何意義?

   徐某這種[我想得比較多]的態度跟校園霸凌發生時大家冷漠以對弱者的狀況是類似!大家都很聰明、冷靜,想了很多見義勇為的後果,霸凌者可能轉移目標對自己;可能因為打架被導師處罰;可能從此被弱者纏上……..,大家都想很多,只有霸凌者想很少,他想的只是打人很好玩!

   很早就建議海陸天堂路可以取消了,因為對社會風氣沒甚麼屁用還能奢望對國家戰力有何助益?連一般的地痞流氓都要[想很多],那對持有武器的敵人就會變得[想很少]?別奢望總是長得長長的香蕉會突然長成蘋果狀!

 昨天新北市也發生一起被打不還手的事,蕭男到國小接小孩放學,另一家長卻因幻聽而誤以為被蕭罵,便走過去毆打蕭,蕭一樣只擋不還手,理由是[為了孩子的安全,故不還手!]

   南北兩處被打者都只擋不還手,理由還如出一輒,可以想見這是全台灣人普遍的現象,被打時[想很多],結果都是消極抵抗,可以想像一下惡狼攻擊羔羊時的狀況嗎?羊挨咬不回擊,最後被咬得支離破碎。可人打人和狼咬羊是不相同的條件,羊天生就缺少反擊的有力武器,可人和人基本上同樣都是兩隻手兩隻腳,沒有人會有金鋼狼一般的利爪。

   只抵抗不還手顯示的是沒路用的台灣人個性,那個被打死的清大生甚至連抵抗都沒有,任人打到死,台灣人怎麼會有如此不可思議的想法?實在令人不解!

   以我個人來說,我下部隊第一天早上就被士官長帶著眾士官用步槍指著頭喊殺,理由只是我坐了士官長放的椅子。我當時即刻反應就是出重拳毆打士官長和眾士官,先打再想其他的。

   國中時自己遇到霸凌者,一群人傍著大個子來到我桌前喝令我叫[阿公],我站起來[沒想甚麼]就是重拳毆打大個子和跟班嘍囉。

   國小時則看到有人被霸凌時[沒想太多],走過去就往霸凌者頭部猛打。

  我打人都是第一時間反應,完全[沒有想太多],這種即時反應最後才證明重要性,我能有今天的財富完全就是因為從小養成的[即時反應],當下立刻判斷對方不對就攻擊,一攻擊就要對方死,不留情不多嘴,這竟然是致富之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