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怠工治安才會好

   剛剛新聞報導警方在年前掃黑,其實這類動作都只是作秀而已,對治安並沒有甚麼幫助,試想想看,以台北市為例,黑道和警方一家親已不是一兩年而已,而是已長達數十年,黑道以甚麼牟利白道都清楚,長期以來彼此有不成文的默契,保持黑白共治的生態不變,大家都過得舒服(只有老百姓倒楣),所以作秀式的掃黑根本是沒用的!

   那要怎樣才能改善治安呢?很諷刺地,竟然是要警察怠工才辦得到!別說我胡扯,這可是我親自觀察到的現象!那是在台灣第一波黑道治國時代,當時屏東市議會長鄭太吉宣布過高屏溪殺人無罪,他也親自示範在街頭當人母親面前連開13槍轟死她兒子,警察果然不敢怎樣,警察局長還不時被鄭太吉叫去當面吐口水辱罵,這情節還被周星馳用在電影功夫裡。

   當時媒體也不敢報導黑道漂白後殺人放火的新聞,因為敢報導就會被暴力毆打,有懷孕女記者被打到流產,斷手斷腳的也很多,鄭太吉還去醫院看受傷媒體人,當面說自己手下似乎還不狗狠!

   名記者劉駿耀自台北市冒險南下屏東採訪黑道治國新聞,天天躲在汽車裡睡覺,因為一到旅社就會被黑道抓去殺。就這樣九死一生地把鄭太吉黑道治國新聞報了出來,民進黨台北市立委向國民黨官員質詢,但依然無動於衷,直到2000年阿扁總統上台,鄭太吉才被抓起來槍斃,距犯案已長達近二十年!

   當時可不是只有屏東市黑道治國而已,而是整個中南部都如此,這是外省極端分子痛恨台灣人李登輝當上總統後的報復行為,喝令警察不得插手黑道魚肉鄉民,並提供資金讓黑道參選民代,漂白成掌權的公務人員,牢牢地掌控地方勢力。

   我生活的台南當時也是黑道橫行,到處都是明目張膽殺人放火搶劫。我就親自錄影過小偷鑽冷氣孔偷鄰居家的影片,有人報警後,歹徒竟然在毫無遮臉下到報警者家叫罵警告;鄰居有人指控社區管委會會長是強盜集團份子,每天傍晚都負責開側門讓強盜進門,主委竟然當著舉發者面前承認自己就是強盜,還嗆不然是要怎樣!

   住戶每次報警都抓不到強盜,因為每次都是警車入社區,歹徒車就擦身而出,警車也不把對方攔下,而是到受害者家看一看,也不做筆錄,只說些風涼話,例如說受害者家的牆壁似乎偷工減料有壁癌之類的風馬牛不相及屁話,久而久之住戶就知道報警也沒用了,不如養條狗還較實際,我就養了三條大狗!(彼特x2、杜賓)

    警察消極不作為後,歹徒手法越來越殘忍,甚至有女住戶脖子幾乎被砍斷,她丈夫回家前歹徒也恰巧早三分鐘離開,顯然整個社區都有人在暗中監控。幾乎鬧出人命後,終於有住戶甲看不下去挺身而出,他在強盜主委打開側門後躲在一旁等候歹徒進來,果然遇到歹徒,拿鐵叉要刺他,結果被住戶甲打到重傷,歹徒竟然報警,結果哩,警察來也沒做甚麼,問被打傷者天黑了來社區幹甚麼?還進入沒人住的空屋?歹徒說是來除草,住戶甲不屑地說天黑了還除草?警察笑一笑要雙方當誤會一場各自離開。住戶甲發現把歹徒打重傷後警察並無過問,便知道警方有意讓百姓自己處理,警方肯定是有不得不怠工的理由!於是住戶甲在社區各出入口貼出告示,上寫[強盜敢入社區砍斷手腳]!

   告示貼出後,很長一段時間社區都沒事了,突然有一天傍晚社區就停電,到深夜一點多突然有輛大卡車開進來,用車身磨擦貼在電線桿上的告示。住戶甲被摩擦聲吵醒(相信附近住戶也都醒了),拿了掃刀去查看,大卡車附近三位歹徒各拿西瓜刀惡狠狠瞪著住戶甲,住戶甲衝過去狠狠砍斷三歹徒手腳,大卡車上駕駛見情況不對拔出手槍阻止住戶甲,然後倒車狂退,住戶甲在後猛追。回頭已看不到三名受重傷歹徒,只見地上一路是拖行血跡,隱沒在某區塊住戶區前,顯然這就是滲透在社區內的強盜份子住處。

   別以為強盜已四人受重傷就會退縮,殺人放火的執念依然很強,有天社區突然來了一高一矮戴斗笠的補漏工人,兩人進入一戶空屋後立刻鎖門,住戶甲在門外問話全然不回答,住戶甲只好從另一空屋入內,在頂樓看到一高一矮戴斗笠歹徒,他倆在頂樓拿補漏工具假裝在工作,住戶甲問是何人雇用全不回答,動作一點也不專業,突然高個子的自後勒住住戶甲脖子,矮個子立刻抽出利刃往住戶甲胸口刺,可這兩名"啞巴"殺手並不知道住戶甲一根手指就可以當武器,高個子的手臂立刻被折斷,矮個子眼睛幾乎被挖掉,兩人嚇得往樓下奔逃,竟有機車在樓下接應,飛也似地逃出社區,住戶甲在後面一邊追一邊罵三字經!

    你以為斷手斷腳挖眼睛就能讓歹徒退縮嗎?錯矣!這群強盜集團好像是打中日八年抗戰一般頑固,兄弟受傷了,大哥誓言要討回,這次傾巢而出,終於在住戶甲一次晨間運動時在一處偏僻空地以三輛坐滿殺手的轎車包圍住戶甲。黑道老大不知道的是,住戶甲早就知道有人跟蹤,為了一舉殲滅強盜集團特地引誘他們來到偏僻處廝殺,以免誤傷無辜百姓,原來住戶甲早就準備好獵弓等待歹徒了,箭頭都是三角刀片,中者不死也半條命!三車歹徒十幾人持西瓜刀衝過來,住戶甲舉起獵弓才一瞄準就把大家凍住了,好像現在大家在玩的那種定格攝影挑戰,晨光讓西瓜刀閃閃發亮卻沒人敢動一步,良久才聽到車內有人喊快走!十幾人才像解凍一般鑽進車內逃走,住戶甲朝發聲處射出一箭,距離五十公尺依然破窗而入,只是不知是否有射中車內老大。

  但自從空地圍殺失敗後,強盜集團終於撤出社區了,可住戶甲並不放過他們,到地政處調出每一戶空屋所有權人資料(當時尚未分AB種,地籍謄本可看到所有權人身分證字碼和戶籍地址),觀察是否為強盜集團份子,只要是歹徒分子就突然出手攻擊,打到重傷為止。住戶甲發現一間廟宇是歹徒聚集場所,平日當陣頭,晚上當強盜。住戶甲便拿一大袋狗糞去廟裡到處撒,人一出來阻止就打。住戶甲不時還到廟前等歹徒出現,只要是看到吊兒郎當模樣的就衝過去毆打。

   住戶甲也查到一間色情場所和強盜集團有關,外頭都是監視器,住戶甲拿斧頭去拆店,裡面東西被砍得稀巴爛!

    現在歹徒之所以囂張並非是因為台灣人沒種,台灣人怕的是被法律追訴,所以任由歹徒胡作非為,寄望司法會秉公處理,但結果大多是失望的。可第一波黑道治國時代,警方是怠工的,歹徒作案警方不抓,百姓自救打歹徒也一樣不抓,這樣就讓台灣人敢拿起武器自衛了。其實台灣人很多都是海盜的後裔,天性本來就強悍,只要沒有法律約束,那就是看誰強拿去吃的海盜原則,這樣反而讓歹徒有所顧忌,因為搶劫已變成高風險行業,好比馬匪搶海盜,誰贏誰輸不一定,這樣自然會使歹徒縮手!

   所以與其派警方掃黑作秀,不如宣鼓勵民眾拿起武器自衛,宣布民眾可以當場格殺入屋賊、砸店者,穿黑衣的黑幫份子人人可以看了不爽就砍他,只要是黑道堂口百姓就可以去攻擊、拿東西,這樣保證治安馬上會好起來。路上不會再有逼車,因為逼車者即使帶著槍,也可能被人用十字弓當場射殺;沒有店會再被黑道收保護費或砸毀,因為店家隨時可以殺搶、砸、偷、盜者。其實這種作法早在美國實施了,人民可以擁有自衛槍枝,歹徒殺人前被殺是常有的事,台灣不必到開放槍枝的地步,只要宣布可以殺歹徒即可,台灣人會自己不用其極搞歹徒,是一種樂趣也是一種職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