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救被性騷毆打的小姊妹

   新竹縣竹北昨晚發生小姐妹在公園被性騷前科男子搓乳後抓頭撞牆並毆打,犯案長達十分鐘,公園民眾竟無一人前往搭救,連出聲阻止都沒,還快步離開!

   竹北人和苗栗人都可歸類為見面就可唾其痰的低等台灣人,苗栗人當然是因為兩度選劉政鴻執政而被人看賤。

  竹北離譜的新聞時有所聞,很久以前就發生十幾名中輟生霸凌強姦女同學的案件,其他諸如飆車族砍人等等負面新聞不斷,令人覺得竹北人是不是基因有問題?凶狠的無法無天,軟弱的任人幹都沒關係!人口那麼多,又離台北那麼近的大城市竟是如此水準,真是令人搖頭!

   公園那些冷漠旁觀和快步離開的人會如何界定自己?會認為自己是好人嗎?犯案的不是他們,但見死不救就已被神歸類為壞人!自愛者不可不慎!

   為何新聞老是有台灣人替路倒傷者撐傘遮陽或背老婆婆過馬路,這類暖色系的新聞對照竹北姊妹被冷漠以對的新聞顯得突兀,合理的解釋就是台灣人的好心是有條件的,那就是自己不會有危險才會做好事。在神明眼中,做這種好事等於沒做,因為有條件的心雖然別人不知,神可是一清二楚!

   嫌犯雖然被警方很快抓獲,但檢方卻以非現行犯而縱放,受害家屬氣得和親友到警局抗議。但家屬何不自己去討回公道呢?如果我是家長,見司法單位如此消極,那我會認為是鼓勵我動私刑,便會直衝加害者家討公道,以最快速度砍斷壞人手腳,然後迅速離開,同樣也變成不是現行犯,看你警方怎麼處理?

   家長也應該對當初冷漠的公園民眾做懲罰,找到他們後一一給予重重毆打,相信旁人也都會冷漠而視。

   上國中的第一週我就把帶頭霸凌人的壞同學打到臉頰骨碎裂,並記下當時所有圍觀者的姓名,喝令隨叫隨到,我要練腳力時便照名單依序叫霸凌旁觀者到教室前耶子樹站好,然後抬腳用力踢他們的屁股,他們一邊繞椰子樹一邊被我踢,當所有霸凌旁觀者都被我踢一遍後,我腳力也練得更強了。我踢人的狀況當然被全校看到了,可很奇怪,沒一位老師過來問原因或阻止過,可能是早有人把原因始末告知大家,所以這樣踢人竟然都沒事耶!扯的是,二年級時我還當選全校模範生!我去問那些我從來就不認識的人為何投票給我?他們都說看我踢人屁股很有趣!

    以我國中的經驗,霸凌主犯被我打到臉骨碎裂後轉學逃走,旁觀者天天被我踢屁股凌虐,這樣一年後我就當選全校模範生和孝悌楷模,道理何在?道理就在神明認為我打得好!

   如果不是因為我開學第一週就解決該名惡劣的霸凌者,那往後受害者不知道會有多少?而冷漠旁觀者若不被處罰,那以後大家都會變成那樣,整個校園就變成惡人的天堂,但我卻在第一週就改變了一切!

   被我打碎臉骨的林姓霸凌者是怎麼欺負人的?他每次都倒拿一支掃把,帶著七八名跟班走到受害者前面,喝令對方叫他爺爺,不叫的話就狠狠一拳從額頭揍下去,再不叫就問一次打一次重巴掌。因為林某是佳里鎮上富翁的獨生子,所以校長、老師全都不吭聲。

    林某這樣打了好幾人後,終於找上我了,他才剛說完話,我站起來就往他臉頰狠狠重擊一拳,整個人往後飛出兩公尺,被跟班的扶住,臉頰卻已凹陷流血,很快就腫了起來,立刻送醫治療!自此沒再來過學校!當然啦,跟班的也全被我重重賞巴掌,然後記下旁觀者姓名造冊依序算帳。

    如果我看到姊妹被惡漢性騷毆打會怎樣?當然是立刻撿起路旁石頭衝向犯嫌,途中把我帽沿拉低遮臉,用石頭重重毆擊嫌犯後腦,他轉身時便以手刀重重砍他喉嚨,然後迅速離開。這種攻擊前後頂多五秒,歹徒倒下前還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背老婆婆過馬路是好事,但層級絕不會比救受害姊妹高!可惜台灣人吃軟怕硬,該做的不做,沽名釣譽的鳥事卻做一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情太薄
  • 可憐的小姊妹
    現在婦幼單獨出門感覺都很危險
    這種性侵犯難道不能將他們化學去勢
    沒有辦法像新加坡一樣用嚴刑峻罰
    讓一些投機分子一犯再犯
    板主這麼熱血為何不乾脆從政去改善社會呢
    即使想暴打這些惡棍 也可能吃上官司
    一個個暴打要暴打到何時
    那不如從政去修法改善社會

  • 化學去勢沒用的,必須像印度、中國那樣動私刑才有用,美國賞金獵人制度也行,抓到就幹掉,比去勢有效!
    從政嗎?抱歉!我祖先世代都是老實人,不擅說謊怎能從政? - -"

    gotomagma 於 2016/06/02 06: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