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公月下斬貂蟬四

      呂侯終於來到孫堅的地盤廣陵,孫堅的部隊號稱淮泗精銳,控制著長江南北兩岸和東海出口,抽取航稅致富,勢力已到達江南贛州。孫堅原本就是呂布的盟軍,兩人以廣陵為界,相安無事多年,在名義上,孫堅是袁術的戰將,負責追剿劉備,但以實力來說,孫堅早已凌駕在袁術之上,其實已不受袁的制衡!

  孫堅很熱情地款待呂侯,但呂侯不下筷著,只希望孫堅馬上出兵援救下邳。孫堅面有難色,把袁術搬了出來,說不是自己不出兵,而是袁術別有所圖。但真相是孫堅原本就希望呂布趕快被消滅,因為呂布一死,他盜皇陵的惡行就可以嫁禍給呂布!

  原來189年二月董卓宣布自洛陽遷都長安時,呂布并州軍才歸董卓轄下四個多月,並不受董的信任,便命令并州騎兵殿後,阻擋關東聯軍的追擊,這個命令等同是要殿軍送死,因為關東聯軍總數逼近五十萬!

  孫堅率領淮泗精銳率先追擊董卓,卻來到黃河邊的皇陵挖墳,除了搜刮金銀珠寶外,為的就是尋找傳國玉璽。原來孫堅得到消息,十常侍之亂後,袁紹放火燒皇宮、屠殺宦官,宦官帶著皇帝往北逃,把傳國玉璽藏在一座皇陵地窖中,這皇陵有密門,鑰匙由大宦官保管,情急之下顧不得其他小宦官是否有看到,便把傳國玉璽藏在皇陵區眾皇陵中的一處密室裡。一位孫堅富春同鄉的小宦官把玉璽秘密告知孫堅,孫因此假借追擊董軍而前來盜墳奪玉璽。

  正當孫堅兵眾努力敲開個皇陵時,呂布并州軍得到消息趕來,是倖存的守墳民趕來通報的。虎牢關三英戰呂布威震天下,孫堅當然不敢單挑呂布,立刻下令停止挖墳盜寶,並下令已搬運上車的寶物全部放回原處。呂布看到孫堅知錯能改便不追究,畢竟這四個月來,呂布也開始發覺董卓行事越來越有問題,對關東諸軍的敵意因此變淡,呂布命令孫堅必須把各皇陵修好才准離開,並不知道玉璽早已被孫堅找到。修好墳的孫堅離去前向呂布打躬作揖,說不忘今天相寬恩情,來日必當回報,並懇請呂布勿把此事公諸於世,呂布看皇陵既已修好,便當做甚麼事也沒發生!

       探子報知袁術玉璽在孫堅處,袁便向堅索取,並問如何取得?孫堅謊稱士兵在皇城水井打水時發現井底有光,撈上來竟然是玉璽,袁術半信半疑,玉璽是和闐玉做的,又不是夜明珠,哪來的光?認定是瞎掰,但想擁有的慾望卻相當堅定,孫堅便提出玉璽換三萬兵的建議,糧草軍餉還得由袁術給。袁術雖然惱怒,但孫堅已是江東之虎,雖然目前淮泗精銳不過一萬,但各個都能以一敵十,何況傳國玉璽的價值豈止三萬兵而已,便爽快地答應了孫堅,於是袁術得璽,孫堅獲兵,吳國的基礎因此打下!

      孫堅知道若想稱霸中原,挖皇陵的事絕不能洩漏,所以呂布必除!便跟袁術建議娶呂布女兒為媳婦,有天下無敵的并州鐵騎加上傳國玉璽,袁術便可以傳承大漢正統稱帝天下!此話著實打動袁術,便立刻召見呂侯。袁術請呂侯把條件告知呂布,只要女兒送來壽春,紀靈十萬和孫堅四萬大軍立刻東西夾擊曹劉聯軍!

   呂侯雖然為救兵有望高興,但條件是要妹妹嫁人可有點為難!因為婚姻大事還是應該由妹妹自己決定才好,但呂侯還是用飛鴿傳書把條件送回下邳!呂侯回到孫堅處後取狗便要趕回下邳,孫堅撥三百淮泗精銳隨行,說是要陪他一起突圍入城作戰,呂侯相當感激,向孫堅行大跪禮而辭。

     事實上這三百人的任務是要解決呂侯小命的,孫堅也絕不會讓呂布女兒送出包圍圈,早已通知曹操此事,要他們特別注意呂布送女兒出城!

   三百人陪呂侯趕路到一處林地時稍事休息並用膳,士兵端來茶水給呂侯喝,但水中有毒,三隻狗已嗅到異味,便衝上來弄倒茶水,呂侯豁然站了起來,三百士兵立刻抽出刀刃圍攻呂侯,但他們哪是呂侯的對手,加上三隻飛天狗,三百士兵竟然全部被呂侯和狗打成重傷,躺在地上哀號!

        呂侯飯也不敢吃了,累得坐下來喘氣。突然數支金鐵箭射來,體力已稍顯透支的呂侯肩窩不幸被射中一箭。由遠而近傳來孫堅的大笑聲。原來孫堅早料到300人絕非呂侯對手,必須他親自出馬才行,等到呂侯打到體力耗盡時再出手,諒他是呂布二世也絕非他江東之虎的對手!

      箭毒漸漸發作,呂侯意識漸漸模糊,三隻狗護著呂侯狂吠,孫堅抽出金鐵箭再次射向呂侯,但箭都被狗飛撲擋住,連發三箭都如此,三隻忠犬也因此毒發身亡!孫堅再搭箭瞄準呂侯心窩,問他可有遺言交代。呂侯憤怒地想罵髒話,卻已力不從心,整個人就倒了下來。孫堅見小巨人倒下才敢走上前,踢了踢呂侯,看他確已無反抗能力,便抽出越王勾踐寶劍,抓著呂侯頭髮,要把他的頭砍下來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孫堅完爆呂布
  • 胡扯
    戰呂布的也是孫堅
    盜墓姦淫擄掠的是呂布
    現今又與稱帝的袁術同流合汙
    掰的很不合理
    討董劉備只是有參戰

    董卓,傻子都看出他的行徑
    呂布看不出?同流合汙
    所以王允找他時還說啥奈如父子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