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著火母落橋的工具人

     台中市大雅區林姓三十歲女子焚燒中風母親後推落橋下致死,動機可能是照顧病母過牢後精神失常。或許她是家中的工具人,雖然有爸爸和弟妹,但照顧病母的工作都由她一人承擔,因為爸爸要工作賺錢,而弟妹要讀書升學,當然由沒工作的她照顧媽媽!

    沒照顧過癱瘓親人的很難理解林女的行為,照顧病母才一年多就受不了了嗎?對連續照顧癱瘓父母共長達12年的我來說,林女的處境我感同身受,因為我曾經是工具人,甚麼工作都落在我身上,總覺得好像有鐵鍊箍住我的腳一般,完全沒有自由!

     照顧癱瘓病人的辛苦是在於一天24小時都必須待命,所以絕非一個人可以承擔,若沒親人輪流換班,一個月下來便足以使人崩潰!

    我高中時父親就中風癱瘓,當時姐姐已在外地讀大學,所以由母親和我照顧爸爸,因為有母親和我輪班,所以還是有剩餘體力和時間讀書。

    讀成大時父親病逝了,雖然難過,但竟然有如釋重負的想法,因為要幫身軀龐大的父親翻身、擦澡、清大小便、餵飯並不是一件容易事,何況心情不佳的母親一有空就會找我訴苦,每次都像倒帶一般講述以往的辛酸事,雖然天天聽母親訴苦,但她卻無法自悲傷中走出來。對我來說,等同是要照顧兩個病人。

    果然父親過世才半年,母親也癱瘓倒了,比父親還嚴重,因為喉嚨還氣切,必須常常抽痰,不然會卡住呼吸道。買了一台跟29吋電視一般大的抽痰機,插上電後就可以為媽抽痰,抽完痰再拍背,好讓氣管徹底通暢。怕媽媽氣管堵痰,所以我必須睡在母親旁邊,而且不能深睡,只能半睡半醒,隨時聆聽母親有無咳嗽聲!

    這樣幾年下來,人已瘦得皮包骨了,不得不請已被分發到台中教書的姐姐請調回來南部,但姐姐老是說資淺的老師要調回台南幾乎是不可能的。到教育局打聽後,才知道國民黨的教育局長會要求想調來台南的女老師給好處,只要是稍有姿色的便要求上床,貌寢的就得送紅包(男的一律送紅包)。

    直到國民黨教育局長下台後,姐姐才意外地請調成功,當時都覺得不大可能,因為姐姐排序才13名,但沒想到有很多人棄權,姐姐竟因此請調成功!

    但姐姐回來竟然是我更大痛苦的開始,也是我當工具人的開始。因為姐姐以白天教書太累為由,一大早出門,回來後吃完我買回的便當後並不是接替我照顧母親,而是開始辱罵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甚麼惡資料可以讓她這樣天天罵,我不過是個從沒出社會的大學生。

   姐罵完了就去洗澡,然後看電視,然後批改學生作業,然後就躺下睡覺。每天都是如此。但有一天,姐姐突然在我餵完母親後,把碗、匙接過去洗,當時我甚感訝異,還以為姐姐是吃錯藥甚麼的!原來是她要我載她去相親,她說這種家她再待下去會發瘋,還是早點嫁出去才好!

   因為姐姐已逼近三十歲,以往的南部觀念是超過三十歲就很難嫁出去了,所以相親次數越來越頻繁,每次載姐出去相親再回來,至少要耗掉兩小時,這期間母親處於無人照顧狀態,心裡總是忐忑不安。

     那段日子可說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時候,因為姊姊調回南部不但沒分擔多少工作,反而天天被她辱罵,還要為姐準備早、晚餐,花的都是母親的退休金。等同我依然是在照顧兩個病人,一個躺著,一個是急著要嫁的發狂女子。

   成大畢業後我還必須考研究所取得學籍才能避免被調去當兵。一旦我當兵,母親恐怕是必死無疑,林女弒母的悲劇說不定就會發生在我姐上,因為我知道每人承受壓力的能力是不同的,從姊姊每天回家就像是狂牛一般就可以知道她無法承擔,畢竟她自小就被捧在手掌上,讀台南女中,考上公費老師,一路上過的都是人人稱羨的生活,怎麼能忍受父母癱瘓、家道中落的"丟臉"事呢?

    姊姊不知道的是,在沒人說句安慰話、天天被辱罵又幾乎24小時無法休息的我,雖然已長達近十年,但我不時是想自殺解脫的,但一想到我死了母親必定沒命後就忍了下來。到後期,我把自殺的念頭換成外出毆打黑道、流氓,希望藉由他們的手了結我痛苦的一生。而且當時心態其實已出現異常,因為常常問自己為何過得如此痛苦,而混黑道的卻可以抱女人又錢很多,而我卻要被譏笑是前輩子壞事幹太多,這輩子才要受苦,但上輩子的事我哪知道,不如現在幹看看!

   於是我有空時就去風化區走,然後看走過來的人有無刺青,若有就對他罵三字經後吐痰,被我罵的流氓第一反應都是愣了一下,才剛要有動作時就被我毆打了,我都是用力打的,沒死也半條命。最後是直接把色情場所砸爛,沒想到那一區竟因此沒了色情業!

    多年後某處住宅管理室的保全和管委會人員在那邊聊天,我因為出租套房的外勞房客忘記關水龍頭而過來開門關水,便在管理室聽他們聊天,其中一人就提到多年前有個年輕人像鬼見愁般常來打人,最後還砸了好幾家店,害他當時投資的錢都泡湯了。我聽了後過沒幾天就去他家,說當年砸店的就是我,他驚嚇到當場發抖,不知如何是好,以為我是要來挖他眼睛,但我只是來說漏水的事不要再說了!

     奇怪的是,毆打黑道後,母親的病竟然突然好轉,最後竟然能走動了,喉嚨氣切處也癒合了,能自己吃飯,也能說話,只有左手指頭稍微彎曲而已,這實在是奇蹟!難道是因為我為民除害的關係?

   因為媽媽病情幾乎痊癒,所以我便放心地去當兵,而且為了母親能完全康復,我決定更用力為民除害,果然下部隊第一天就有惡質士官長和士官可以毆打(這之前已說過)。打人打到母親完全康復,真的是奇蹟!原來佛家說的前世造孽今生受苦是有破解方法的,那就是看到黑道就打、看到壞人就毆,一切業障就在毆打後一一消除,怪哉!是甚麼道理我真的不大懂!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情太泊
  • 一個人照顧兩個病人真的很辛苦的
    新聞裡這個女子可能生活很不順遂
    三十歲沒有嫁人沒有好工作
    照顧中風媽媽責任當然落她頭上
    之前有一則新聞是老夫妻非常相愛
    老夫身心俱疲也是用很激烈的釘頭方式結束病妻生命
    但是這老夫對老妻是有愛的,大概是想施安眠藥釘下去瞬間就死亡沒痛苦
    而燒母女子可能自小就沒有受好的教育沒有辦法有好工作或對象
    沒有辦法像板主這麼任勞任怨
    因此以這樣激烈方式鑄成大錯了
    對女性來說身體機能上有繁衍後代的時限
    而且荷爾蒙會大起大落不斷變化
    因此情緒起伏會比較大是必然的
    如果沒有周遭親友幫忙而被孤立 很難能堅強完成這樣艱鉅任務
    可能也是這樣一些父母多少會重男輕女養兒防老吧
    如果家裡有年邁病人未婚女兒可能會被變成終身不婚,夫家不太能接受
    但是同樣情況兒子要是找到好太太,很大可能願意接受或可以幫忙
    也是跟男主外女主內的型態有關係啦
  • 因老姊在接近三十歲時的天天狂牛症狀態,所以林女弒母時的身心狀態我是可以理解的!當時我也有想到過三十姐將完蛋的警覺,所以積極地載她相親,但家有病人的確不好嫁,但最後還是在29歲出清存貨!

    gotomagma 於 2015/11/12 04:30 回覆

  • 情太泊
  • 回顧新聞 : 據說王老先生二十年前有和妻子約好誰心病痛纏身誰先安樂死...
    不忍妻子得帕金森氏症又不良於行,去年十二月餵妻服用安眠藥讓她昏睡後,用鐵鎚把螺絲起子釘入妻子頭顱致死...並供稱第一下敲擊時,妻子曾痛醒哀叫,他幾經掙扎仍忍痛繼續殺妻,經過十四分鐘妻子才斷氣。
    真~的這還是蠻激烈的方式,再怎麼有愛長期照顧病人失去自由是很辛苦的...一定要好好愛惜身體...其實老伴不良於行也是可以陪他說說話; 老妻大概沒想到老伴以前的戲言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