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村分布  

          朱立倫與清大生被殺的省思

   雖然蔡英文一再呼籲藍營不要挑起族群對立,但朱立倫還是公然說綠營執政將使中華民國滅亡一類的話。而藍營幾乎每次大選前都是以製造族群對立為手段,但以人口結構來說,深藍的外省人大約只佔13%而已,理論上不宜製造藍綠對立,但證諸歷年來投票的結果,人數居少數的藍營卻都是大勝,只有幾次因分裂才讓綠營僥倖勝選,雖然去年九合一大選綠營大勝,但以前並無類似狀況!

    回顧歷史,1949年大批外省人逃難來台後曾掀起一股入籍台灣省的氣氛,因為外省人認為和台灣人同籍貫才有利落地生根,於是很多外省人把兒女命名為台生(即在台灣所生)。但外省權力高層卻不這麼想,反而禁止外省人歸化台灣籍,戶籍法規定居住半年可歸化該省籍的條文被刪除,甚至阻止外省士兵在台灣結婚。理由就是隨時要反攻大陸,保留原省籍好依籍貫按功授田,且無妻兒牽絆下作戰才會無牽無掛!

   於是外省士兵年過四十依然孓然一身的到處都是,可外省高層卻是妻妾三五人不算稀奇,例如楊森將軍就有妻妾高達12人,90歲時還娶台灣新竹人17歲幼齒美少女。可憐的外省士兵因為長期陽氣過剩,最後很多人忍不住強姦婦女,外省高層才不得不開放低階外省士兵也可以結婚的限制。但也因此到1980年時,原本占台灣人口高達25%的外省人已銳減到14.7%,在1800萬人口中是261萬人。只比1949年時的200萬多了約60萬人。(1945年時台灣人約680萬,經228大屠殺和耕者有其田消滅10萬戶地主家庭後剩約622萬)

   外省人口又因為撈飽就移民歐美的關係而自1980的14.7%減少到現在的13%,也就是說外省人口比例自1949年至今幾乎已銳減一半,但為何朱立倫這些深藍外省人敢一再挑起族群對立呢?分析後並不難理解,因為藍營掌握了司法、軍警檢調、黑道,還有龐大的數千億黨產,這樣雖居少數,但等同是非洲草原上食物鏈最高層的獅子,而台灣人卻是被獵食的大群草食動物,數量再多也不構成威脅(無三小路用)!

   看看現在是不是依然有很多台灣人死心塌地和外省人搞在一起!例如台中的顏清標家族和高雄的王金平、桃園吳伯雄家族...等等。這些臺灣人就像是非洲草原上的豺狼,不敢得罪獅子,跟在獅子旁邊等著吃剩餘殘肉碎骨。獅子休息時便換牠們圍殺草食動物,這樣一天24小時可以完全玩弄草食動物於股掌之間,世世代代使草食動物永無翻身之日!

   所以從朱立倫再度挑起族群對立的言行來看,居於少數的族群採取的就是攻擊策略,像獅子和爪牙豺狼一般的全天候不停地攻擊,這樣才能使居多數的ㄧ方崩潰瓦解!所以再來回顧多年前清大學生在公園被五位惡少圍毆致死的事件就知道他錯在哪裡了!

   被打死的清大生面對人數絕對多數的惡少並不攻擊,而是下跪求饒。這行為完全和外省人戰術背道而馳,你看過馬英九跪下來求台灣人嗎?沒有!當年宋楚瑜、連戰為了總統大選而跪下來親吻台灣土地,至今宋楚瑜仍被外省深藍唾棄,瞧不起這個向台灣下跪過的外省人!

   所以清大生正確的作法是採取朱立倫戰術---攻擊佔多數的對手!以自然界的實況來說,會聚集成多數的大多數是懦弱的種類,所以想以同伴壯膽。人類也是一樣,五個人在一起彼此壯膽,但其實獨處時每個人內心都是脆弱的,這可從凶狠歹徒落網後有人尿失禁或發抖可以證明。如果清大生立刻像獅子一般攻擊帶頭者,那肯定會讓披著虎皮的豬現出原形,挖出帶頭者眼睛或撕掉耳朵、折斷手臂、踢斷小腿...都可以立刻造成同夥的驚訝,凶狠的氣焰會馬上洩掉,這樣或許可以避免ㄧ死。

   但或許清大研究生當時是考慮到法律問題,認為反擊可能會被告傷害,但人都死了又何必想那些法律問題?清大生的反應其實是外省教育政策造成的,自小就要求台灣人凡事要忍,用法律限制台灣人自我防衛,全世界大概就只有台灣法律會處罰反擊加害者的,看看網路上外國的影片,外國人ㄧ發生逼車爭執時,被迫停車的駕駛一下車就會和對方互毆,不是歐美國家沒法律,而是他們的法律嚴格保護受害者,在美國甚至允許屋主開槍射殺踏入家園的陌生人,在台灣卻是連動小偷ㄧ根毫毛都會被告傷害,罵加害人還會被告侮辱!真是有夠畸形的台灣外省人法律!

   外省人訂保護犯罪者的法律當然是為了讓佔多數的台灣人維持草食動物的狀態,遇到攻擊就是跪下來道歉就對了,被偷被強姦也都要一笑置之,凡事要看開要看空,這就是多年來的法律和教育所型塑出來的台灣人,難怪外國人來台灣都會訝異於台灣人怎麼如此之"善良"!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