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三次被用槍指著頭

   活到現在總共三次被人用槍指著頭,第一次是成大學生時代;第二次是第一天當輔導長下部隊時;第三次是即將退伍倒數饅頭時。

   第一次的事情以前在雅虎部落格時代曾寫出來過,還有日記圖片參考,現在暫且不談。第二次在雅虎時代早說過,來痞客邦又說了兩次,最近一次是[警察特考立跳190公分沒過刷下];第三次則現在剛要說。

    自從當輔導長第一天上任瓦解士官長暗黑勢力後,和士官兵立下挑戰我三項體能約後,部隊邁入正常,原先精神失常的兩位排長也漸漸恢復神智,終於順利健康地退伍。

   後續報到的軍官越來越多,有醫官、保官、補給官、通訊官...,最多達六位軍官,其中一位現在已是交大知名材料系教授。這些後進人員當然不知道本部隊其實曾經是全國軍紀最差的部隊,所以有些二兵竟然囂張了起來!

    過了好幾年太平無事的軍中日子,時常跟保官(現在的交大教授)到新竹吃消夜;跟醫官(現為奇美主治醫師)一起回台南時順道在府城享用美食....., 軍旅生活可說過得悠哉愜意,這些後進軍官以為服役原來就是這樣舒適自在,卻不知道我第一天就被士官長用槍指著頭,我也沒有告訴他們,畢竟我把他們打了一頓,而士官長已調到營部,面子還是要給他保留一下!(但老軍官、老兵應該有告訴他們往事)

   二兵來部隊後當然也不知道部隊以前的恐怖,因為現在的老兵(以前受惠的二兵)都是和藹可親的,但竟因此讓一些原先在社會混黑道的失了分寸。一位當兵前已是天道盟兇殘殺手的二兵來本部隊服役,他全身上下都是刺青,原本還算安,但待了三周後發現部隊竟然沒有新訓單位恐怖,連晚上做操都不必分梯次被操到死,於是就開始對老兵、士官不禮貌了,開始吹噓自己混黑社會的兇殘,怎麼砍人、殺人的說不完。

   有一天槍枝保養時,天道盟二兵邊保養邊聊天,值星士官班長便叫他別說話,但他不為所動,又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於是班長和他吵了起來。我聽到爭吵聲後便過去看是怎麼回事,班長便向我報告天道盟二兵不服管教,我便走向天道盟二兵,在距離尚有六公尺遠時,他舉起步槍想瞄準我,顯然他以為輔導長就是一般刻版的文弱書生,卻不知道我當年曾和老兵立下三項體能戰技誓約。

  在天道盟二兵還搞不清楚我是怎麼忽然已來到他身後的情況下,他人已被我拖著往輔導室走,因為部隊已太平很久了,所以我不想讓其他士官兵看到我恐怖的一面,便把人帶到輔導長室內......

    天道盟二兵走出輔導長室後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從此不再有違規犯紀,對長官畢恭畢敬,對同袍相親相愛。甚至成為營長最喜歡的大兵!

   這天道盟二兵自從搞清楚軍中倫理後,適應力可說相當強,頗知如何迎合長官口味。營長想讓中秋節熱鬧一點,便找本連想想點子,連長便請士官兵提供節目點子。

   天道盟二兵終於有了出風頭的機會!由於他當兵前早已在社會混得很熟,於是他提議邀請演藝人員和熱歌勁舞團、辣妹團來表演,連長把點子上報營長,營長相當滿意。便全權交給天道盟二兵負責籌辦!

   中秋節晚會當天可真的相當熱鬧,營區廣場搭起大舞台,演藝人員又唱又跳,辣妹跳舞還會拉人上去共舞,甚至連營長也被拉上台去跳舞。台下士官兵邊烤肉邊看表演。

   晚會氣氛越來越熱,我卻越來越冷,漸漸地退出人群,悄悄地爬上約三公尺高的障礙牆上,趴在那裏觀察營區內外動態 !

   果然hight過頭就會失控,不知道是誰喊出抬軍官去洗澡的鬼點子,於是台下的阿兵哥全衝上前抓住軍官四肢,然後像抬豬一般抬得高高地往阿兵哥洗澡用大池拋,包括營長在內的全營軍官除我外,全部都被丟到大池裡,此時有人高喊少了X輔導長,於是全營阿兵哥都在找我,卻不知道我就在他們上面看著大家一舉一動,因為我擅長隱形,所以沒人發現!事後大家都很佩服我,以為我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嘻嘻,其實不就只是不習慣歡樂而已!

   事後營長相當生氣,說阿兵哥動作太魯莽匆促,口袋很多東西都還沒掏出來就被丟到水裡了,以致東西都濕透!原本以為營長會大肆懲罰,但結果卻沒有,後來過年晚會又請天道盟二兵如法炮製,大家又玩得很快樂。當然以後是沒有人敢再提丟水池的蠢點子了! 

   天道盟二兵順利地退伍了,多年後從報紙得知他榮昇天道盟太陽會會長。又過不久卻又看到新聞報導他因案入獄了!可惜呀,如果他退伍後就專職當軍中娛樂節目經紀人,或許可以免去牢獄之災!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情太薄
  • 有些職業軍人退役之後會誤入歧途加入黑社會
    或是從事八大行業
    也許就是喜歡前呼後擁的男人團體生活?
    這樣的心靈是脆弱耐不住寂寞或是很堅強呢...
  • 加入黑社會者大多是心靈脆弱的,從天道盟二兵軍旅便看得出來,當他被大家接受的時候,其實表現得很正常,還幫營上辦了很多活動,但一入社會又完了!

    gotomagma 於 2015/09/24 05: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