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特考立跳190未過刷下

    新聞報導一位服警察替代役的參加警察特考被刷下,原因是立定跳遠190公分門檻未過!他提行政訴訟主張立跳跟警察值勤無關,但卻敗訴!

   此事又讓我想起當輔導長第一天下部隊的往事。先前提到過在政校時忍不住出頭去幫大家開門,因為是徒手開門而被長官在個資上註記力氣極大,沒想到竟因此被分發到當時全國軍紀最爛的新竹湖口某裝甲部隊,而我要去的連隊還是該獨立旅軍紀最差的,也就是說全國最差中的最差單位!只因為我忍不住出頭幫大家,卻換來可能送命的惡果!

   該獨力旅就是後來發生洪仲丘虐死案的單位,士官長做怪其實已經很久了!我自政校來到該旅時就被將軍獨自召見,他說我要去的單位已經很久沒有輔導長了,最久的曾待上三個月,便苦苦哀求調走!將軍嘆口氣後,拍著我的肩膀說:一切都靠你了,因為連長已經不行了,兩個排長精神都出了問題(本連正常編制排長應有六位)!

   將軍一席話著實令我好奇,難道我要去的部隊是竹聯幫總堂嗎?因為時值中共飛彈危機,部隊都拉到山丘上掩體備戰,所以當晚我獨自睡在空蕩蕩的連隊輔導長室。

   隔天一早安全士官來帶我上掩體吃早餐並和部隊會合。懷著給人第一好印象的忐忑心情,告訴自己要表現得彬彬有禮。但來到掩體後依然是空蕩蕩的沒看到連長和部隊。於是便在主官桌選定輔導長位置坐了下來。

   突然有人說:輔仔,這椅子你不能坐!

  回頭一看,帶頭的官階是士官長,其他五位是士官。我以為椅子油漆未乾還是髒了,便站起來拍拍椅子。士官長接著說:這椅子是我拿來放的,所以你不能坐!

   士官長此話一出,我便知道將軍說連長已不行的話是甚麼意思了!於是我把該椅挪開,去旁邊拿張鐵椅來坐,並對士官長說:這椅子你也不能坐喔,因為是我拿來的!

   沒想到我話剛說完就聽到他大罵五字經,聲音之大恐有150分貝!然後士官長立刻把安全士官的長槍搶過來,槍口指著我的頭,手扣板機說:輔仔!我現在可以立刻幹掉你!(以軍法論,此為以下犯上,戒嚴時代是死刑,現在至少也關個五年吧?)

   一聽到關鍵字"幹",我立刻浩克變身,把長槍扭拉了過來,士官長手指應聲折斷,然後拔出安全士官刺刀抵住他脖子說:我現在立刻可以殺了你!

   說完後刀換手,重拳朝士官長頭部打,打完三拳便開始打五個跟班士官,都是一拳倒地。然後抓著士官長略長的頭髮往掩體廣場拖,要安全士官呼叫士官兵集合。此時終於看到掩體外草叢有很多頭探出來,原來連長和士官兵都被士官長喝令待在草叢內觀看他們如何整第一天上任的輔導長,卻沒想到大家看到的卻是完全相反的場面! =  ="

   連長出現後仍顯畏畏縮縮,我向他行禮後請他把部隊暫時交給我,於是令士官長把所謂老兵集合起來,然後宣布輔導長新的規定:只要任何人可以贏過我腕力、立定跳遠、百米短跑中任何一項,今後就可以我行我素,愛怎麼欺負新兵就怎麼欺負!

  老兵一聽都覺得躍躍欲試,雖然剛剛暴力打人嚇到大家,但這些老兵又不是被嚇大的,他們平日打新兵更狠更殘!於是第一關比腕力竟然是長長的人龍。首位要和我比的當然是老兵中最強的,是大卡車駕駛兵,平日都在搬兩百公升大油桶,所以體格結實魁梧,還未比就看到老兵們一副我穩輸的輕挑眼神,沒想到比賽一開始只三秒鐘,當比賽桌的空油桶便"碰"的一聲巨響,老兵的拳頭被我重壓後痛得哇哇大叫!

   我說"下一位",沒想到原本長長的人龍竟不見了!竟沒人敢再來比腕力。事後回想起來還是覺得自己有點大意,萬一老兵夠聰明、夠冷靜,他們只要以車輪戰方式和我比,最後我肯定會氣力耗盡而輸。所以為了避免車輪戰,便決定在第一位比時下重手,即使讓他斷手也無所謂,幸好他夠強,手沒斷,但那巨響早把其他老兵的魂魄嚇跑了!

   因為第一關只比了一個,體力根本沒怎麼消耗,我心裡便有數了,接下來的立跳和百米短跑當是沒問題了。

  排隊比立定跳遠的老兵相當多,我跳完後畫線做記號,只要誰能超過我就算贏,但2.75米當然沒人跳得到,有幾個跳到2.2左右的就得意得不得了了。這次大家都有跳完,似乎老兵心情都放輕鬆了,就當是在運動。而此時已可發現他們看我的眼神已不是先前的輕挑,而是一種崇拜!

   第三關百米短跑只有一位老兵敢比,因為他是大學校隊百米紀錄保持人,的確跑得很快,但還是輸我約五公尺,跑到終點前我有回頭看,到達時我興憤地大吼一聲,比先前士官長鬼叫的分貝還要大很多!

    就這樣三個比賽把當時全國軍紀最差的單位改正了(為何知道軍紀全國最差?因為旅長有開軍紀檢討報告,每次上面都有統計資料!-  -"),其中一項就是立定跳遠,沒想到立跳還能救人,救新兵和弱者脫離苦海!所以啦,立跳好到底是不是警察該具備的能力,我想多一技在身總是好,因為你不知道何時會用上?而用上時才知道它多重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