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斑蚊.jpg                  台南市登革熱是生化戰?

台南市爆發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登革熱疫情,因為是幾十年來沒出現過的第二型登革熱,對習慣第一、四型的台南人來說尚無抗體,以致已有二千多病例發生,四人死亡。問題是為何獨獨台南市有第二型登革熱?

    台南有美國做生化武器實驗的基地,在六甲區山麓有管制森嚴的研究機構,以台南的土地和人民當實驗對象,據信成果豐碩,傳言越戰時美軍在越南施放的生化武器都是來自台南的研究中心成果。越南的氣候和台南同樣都是熱帶,植物、昆蟲都極類似,所以台南被美國選中。在這裡研發的生化武器也適合在中國福建、廣東一帶施放,因為同屬熱帶、副熱帶。

   台南至今還有很多禁止進入的農田,外圍都是兩公尺高的植物圍籬,看不見裡面種的是何方神聖,圍籬上還有告示牌:嚴禁進入,違者法辦!

  台南這次的登革熱會不會是外省人和美國人的合作結果?從生化研究中心帶出第二型登革熱病媒蚊散播,美國可以得到珍貴資料,外省人則可以獲得政治利益,搞跨賴清德!從現在藍營全力藉疫情猛攻賴市長可透出端倪。其實藍營該做的應該是積極地協助市府和人民防疫,而不是張牙舞爪地做政治鬥爭。

   歷史上藉由昆蟲做生化戰不少,二次大戰時納粹德國就曾計畫以瘧疾蚊子攻擊盟軍,只是蚊子壽命大多在三周內,長途跋涉下更難存活,所以沒甚麼效果。德國讓蚊子染病毒的技術可能已經由美國學會了,如同日本731部隊以中國人做實驗的知識都由美國接收一般!

   一次世界大戰時,英國也曾計畫用螢火蟲攜帶天花病毒,因為當時軍隊都會攜帶或捕抓螢火蟲當夜間照明地圖用。美國也企圖用蝙蝠攜帶炸彈投敵陣營。歷史上還有不少類似的成功案例:

西元前600年:雅典領袖梭倫以毒草根汙染敵方飲用水,對方因中毒而戰敗。

西元前200年:迦太基將領Maharbal故意撤退,在營區留下摻過毒藥的酒,羅馬士兵來到營區後大口喝酒,結果都在昏睡狀態中被折返的迦太基士兵殺害。

西元前190年:迦太基元帥漢尼拔攻打 Eumenes大王戰艦時,以著火的泥船載滿毒蛇衝撞敵艦,敵人被毒蛇咬死甚多,漢尼拔因此大勝。此外他也在敵人井裡、池塘、水道、河流放毒,使取用飲水的敵兵中毒。

西元1300年:蒙古拔都西征至黑海邊Feodosia大城時三年不下,最後用投石機投射感染瘟疫的屍體進城,守方因此投降。

西元1763年:英國將領Jeffrey Amherst攻打美國法軍和印地安人時都放置沾有天花病毒的毛毯到對方區域,導致天花蔓延,法軍、印第安人因此大敗,英國搶到北美殖民地。印地安人也因天花而幾乎絕種,兩千萬死到剩二十萬!

   美國人(過去滅種印第安人的英國人)已有生化戰殺印第安人的前科,當然不會吝惜拿台南人的命來實驗,所以賴市長要做的不單只是防疫而已,還應逼檢調單位調查是否有人為陰謀在內,因為原本不存在的第二型登革熱不會無中生有地出現,必定是有人帶進來的!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情太薄
  • 最主要北極冰帽融化 海水上升 全球氣溫上升
    那蚊蟲是最愛這種環境的了...
    當然大家要小心防範囉
  • 全球每年殺害人類最多的不是子彈,而是蚊子!

    gotomagma 於 2015/09/03 23: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