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大教授被妻潑酸毀容

   成大資源工程系(原礦業暨石油工程系)向姓教授被結婚二十年的妻子潑酸毀容,甚至可能造成單眼失明。成大榕園的百年老樹才剛因蘇迪勒颱風裂成三份,沒想到緊接著就是這則不幸新聞,實在詭異得有點巧合,因為成大實在很少出事情,是很保守的地方!

   成大教授被潑酸的新聞不禁讓我想起在成大時的系上簡姓教授,他是唯一對我較不友善的教授,因為我必須經常回家照顧癱瘓父親,所以有些課不得不翹,再跟同學借筆記看。因為我不曾跟同學或老師提起家中慘況,所以簡教授對我翹課甚為不滿。但為了面子我又不肯說出真相,因為當時的台灣人普遍認為生病是前世造的孽,因為作惡太多才會生病。當時因為年幼無知,在好勝心下不肯向人低頭訴苦。簡教授揚言我若再翹一次就一定鐵當,嚇得我不得不每堂必到,但內心的煎熬實在難受!

   到了服役後,因為我剷除了士官長霸凌集團,所以我在部隊的威望凌駕於任何軍官之上,但就在我快退伍時來了一位簡姓醫官,他來部隊已距離當初士官長作亂有一段日子,他看到的是正常平淡的部隊。其他軍官都知道我過去的功績,獨獨這位簡姓醫官似乎沒去打聽,所以他是唯一會質疑我命令的人,使我甚為不舒服。

   為什麼人生中遇到兩位頭痛人物都姓簡呢?幾番思索,似乎讓我找到了問題的因果,那就是我國小四年級時毆打過六年級的簡姓雙胞胎,剛好也是兩個姓簡的,難道是我打人所受的報應?

   國小四年級時,同學下課時都會衝去盪鞦韆,若沒搶到就必須排隊等。但有一天同學紛紛哭著回教室,原來他們被六年級學長欺負,硬是把人趕走,把鞦韆占為己有,若不聽話,簡姓雙胞胎就會打人,所以同學每次都被嚇到哭著回教室。四年級個子跟六年級是差很多的,大約有一個頭之差,所以同學完全不敢反抗。

   我知道六年級的霸道行為後甚為不滿,於是決定和學長講道理。我要求六年級學長必須跟大家一樣排隊,而且玩半分鐘後就必須換人,不可一直霸佔下去。話剛說完,高我一個頭的簡姓雙胞胎學長就衝了過來,兩人怒氣沖沖掄起拳頭,我要他倆講道理,不要動不動就想打人。此話一出兩兄弟哈哈大笑,咆嘯著問我是不是嚇到尿褲子了?此時鞦韆場已擠滿圍觀的人,六年級學長各個情緒亢奮,有人高喊"打",於是簡姓雙胞胎向我攻擊,我迅速跳起來猛踢來者胸膛,應聲而倒!另一位簡姓學長立刻抓住我的腿往後拖,我立刻來個躍起迴旋踢,直接踢歪他鼻子。兩兄弟幾乎站不起來,在那邊咳嗽。我知道他兩兄弟都已內傷嚴重,雖然我力道有所保留,但即使如此也已造成重傷害,若我不腳下留情,踢到吐血是必然的!

   這一戰後,六年級學長沒人敢來鞦韆場了,我同學每天都快樂得不得了。這一戰也開啟了我五年級開始毆打霸凌者的日子,都是一拳就倒!

   我實在很不想認為四年級踢傷簡姓學長是我日後連續遇到兩位簡姓麻煩人物的因果,因為我覺得自己沒錯,簡姓兄弟霸佔鞦韆又打人是錯在先,先攻擊我又錯在後,六年級打四年級更是錯上加錯!我何錯之有?要是換成一般的四年級生,鐵定是被打到重傷了!

   但自從我想到四年級踢傷簡姓學長的事後,我收斂起拳頭了,不然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會被我打到內臟破損。或許因果是因我出腳太重所致,加上圍觀者太多,簡姓兄弟六年級被四年級暴打成為全校笑柄,自此抬不起頭,而我卻越來越意氣風發,五年級後打人打到更無節制,或許這是會有因果的!不管動機對還是不對,給到方留些面子是應該的,但以前我都是讓對方在大眾面前難堪地躺在地上抽搐吐白沫,可說一次就顏面掃地了!

   唉!這次成大教授被潑酸事件使我檢討了過去自以為對的行為,現在才覺得似乎不盡然對,畢竟對方一次就威嚴盡失,完全喪失原有的身分地位,這種傷害其實是很大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檸檬酸
  • 為什麼人生中遇到兩位頭痛人物都姓簡呢?
    輔仔的人生下半場會遇到一位頭痛人物,她姓莫,住在高雄的莫忍老師。
  • 我大學同學有位姓莫的,他向我借一套英語學習書,所以姓莫應該要來還恩! = ="

    gotomagma 於 2015/08/24 03: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