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一位陜西人

   服役當輔導長時救了一位陜西人,他可不是陸客,而是剛要下部隊的二兵,籍貫陝西省。雖然蔣經國去世前宣布刪除身分證上省籍登記,希望外省人能融入台灣人社會,可輔導長掌握的身家機密文件上,誰祖宗八代是哪裡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身家資料不但有籍貫欄,連犯罪紀錄、幫派堂口等等黑資料都寫得一清二楚,都是警調單位提供註記的,所以誰是誰,我輔導長一清二楚!

    我服役的裝甲部隊就是發生洪仲丘虐死案的部隊,在民國85年時就已經是全國紀律最差的單位,少將旅長雖然屢屢召開軍紀會議,但士官長集團盤根錯節,根本無法改善霸凌現象。

    本旅全國軍紀最爛,而其中最嚴重的營正是我待的單位,歷年來已死亡很多士兵,新兵被雞姦的更是不可勝數,不少逃兵是因為不堪老兵夜夜戳菊花才逃亡的,但軍方對外界的說法當然是新兵個人適應不良所致。

   老兵說我輔導長室後面的化糞池內死過一位二兵,是被老兵活活丟進去淹死的。老兵也指著大水溝,說那裏以前也躺著一位二兵屍體.......!

   諸如上述對本旅本營的恐怖虐殺傳說一直在新訓單位流傳,所以二兵下部隊抽籤時都祈禱不要抽到本旅(獨立旅等同師級單位),若不幸抽中也千萬不要被分到本營。張二兵很不幸地就全中鏢了,他一知道要下放本營後立刻逃兵!

   我人都還沒看到,他就逃兵了!調查後才知道新訓單位一直流傳著本營過去的恐怖歷史,並不知道我上任第一天就已剷除危害本連的士官長集團,現在本連是全旅最安全的地方,他在資訊不足下逃亡實在有點令人啼笑皆非,因為旅長總是把別營被虐待的二兵調到我連上,曾一度使床位都不夠用,必須讓資深士官也睡大通鋪才能解決空間不足的問題。

   逃兵的母親打電話來通知人已回到家了,但一聽到下部隊就全身發抖,怎麼也不肯踏出家門一步!我決定親自去把人帶回部隊。原本對西北人的印象都是像29軍大刀隊那樣勇猛,怎麼可能會有不敢當兵的西北漢子呢?想想陝西人張自忠上將拔劍自刎的豪氣,我不禁要懷疑資料上籍貫記載是否有錯誤?

   新竹到桃園並不遠,到張家後並未看到張兵,張媽媽說人躲在廁所裡!於是我隔著廁所門和他談話,把我下部隊後和老兵約法三章的事告訴他,要他知道過去的傳聞都已成為歷史,今後來我部隊就像是升上天堂一般快樂自在!

   他當然半信半疑,於是我叫身旁的趙士官把我降伏士官長集團的故事再說一遍,趙士官說完故事果然有效,因為二兵最怕的就是士官班長,既然最資深的士官班長都親口保證安全了,他當然放下心了!於是門打開了!

   走出來的就是一位英俊得不得了的美男子,就跟傳說中[綏德漢子,米脂婆]一樣,陝西男子果然貌比潘安!

   只是人這麼高大英俊,怎麼會嚇到躲廁所呢?可以想見恐懼對人的危害有多大,竟能讓西北漢子嚇到逃兵!

   張二兵跟我回到部隊後果然很開心,他日後去接受駕駛專長訓練,準備接下士駕駛,從一位躲在廁所發抖的逃兵蛻變為雄赳赳氣昂昂的裝甲車駕駛,我為中華民國感到高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