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320:15

宜蘭市南屏國小周一驚傳校長薛春華遭學生家長打傷事件,一名小四林姓學童的爸、媽及學童哥哥還有一名身材壯碩的親友,怒氣沖沖地衝進校長室,一進校長室就爆粗口,指謫校長怎可罵小孩,當時因為校長正跟家長會長商討聚餐事宜,桌上放有水杯,該名身材壯碩的親友突然拿起水杯就朝校長頭部丟去,校長額頭當場被砸中,該壯漢仍不罷休,拿起校長室的獎座再次砸向校長,校長以手阻擋造成右手無名指見血受傷,校長薛春華下午手包紗布心有餘悸地訴說當時情況,晚間,校長已前往民族派出所對該名學生家長提告。

 

薛春華表示,會發生家長到校「討公道」,起因於林姓小四男童上周與同學發生爭執,當時只對該林姓男童說了句「怎麼吵架了!」,林姓男童就回家哭訴說校長罵人,星期一家長就這樣到學校興師問罪了,當時看見男童家長一進門就爆粗口,立刻就叫大家冷靜點,家長會長也從中緩頰,但他們仍不罷休粗口連連,砸水杯、丟獎盃,因而造成右手無名指見血受傷,持續了20分鐘,學校教職員不斷到校長室聲援,林生家長才忿忿離開,臨走前,林父還撂下狠話「不要讓我在外面碰到妳!」林母也語帶恐嚇的說「我記得你的長相了!」讓校長相當恐懼,所以為了維護生命安全,決定對林生家長等親友提出傷害、公然侮辱及恐嚇等罪告訴。(林金聖/宜蘭報導)

 

2015-01-24

〔記者江志雄/宜蘭報導〕宜蘭市南屏國小驚傳家長糾眾闖進校長室,拿瓷杯、獎盃怒砸校長薛春華,造成她額頭及右手無名指擦傷,她在事發五天後才報警處理,縣府教育處譴責校園暴力;被控傷人的林姓家長回應,孩子在學校被打,校長處理不公,難辭其咎。

 

南屏國小校長室事發現場。(記者江志雄攝)

 

宜蘭市南屏國小發生家長闖進校長室,用瓷杯、獎盃怒砸校長成傷。(記者江志雄攝)

 

十九日下午三點多,林姓家長夫妻偕同舅子與已成年的次子,怒氣沖沖闖進校長室興師問罪,上學年轉進南屏就讀四年級的小兒子隨行,目擊整個過程。

 

砸瓷杯獎盃三字經罵20多分鐘

 

薛春華說,對方不分青紅皂白,打落桌上獎盃,混亂之中,瓷製茶杯、獎盃朝她飛來,因閃避不及,額頭、手指被擊中;家長口出三字經,罵了廿多分鐘,校內老師獲知後,陸續趕往調解。老師見場面失控,用手機錄影蒐證,家長離去前,還對著薛春華嗆說「我記得妳」、「下次走在路上小心點」;薛為顧及校園和諧,第一時間並未報警。

 

據了解,隔天有家長會委員致電林姓家長,勸他以和為貴,林回嗆:「校長先來道歉,否則一切免談。」

 

等不到道歉五天後校長報警處理

 

薛春華說,林姓學童與班上男同學小明(化名)日前因細故爭執,小明家長到校了解原委,她居中調停,不料公親變事主,被林姓家長誤會偏袒對方;多名老師認為,家長跑到校長室砸傷校長,校園安全已亮起紅燈。

 

宜蘭警分局昨天下午派員赴校調查,薛春華隨後向轄區派出所報案,警方將傳喚涉案者,並加派警力到校巡邏。

 

林姓家長說,他的兒子被打,打人的學生家長找來民代到學校施壓,薛春華對著其子指指點點,讓小孩難過落淚,明顯偏袒。他們只是找校長理論,同行的舅子按捺不住情緒,憤而拿起杯子、獎盃砸過去,但沒有砸到人,他將在法庭上據實以告,相信司法會還給他們公道。

[]我看事情會衡量大環境狀況,例如男孩打昏女孩對或不對?一般狀況來說是不對,但對於救溺水人員來說,對於慌張而陷救災人員也一起溺水的女子予打昏卻是不得不為的權宜措施,所以對或錯不能單看表面!

   家長打校長,表面上似乎打人就不對,如果道理是這樣,那林姓家長的兒子(轉學生)被毆打霸凌怎麼反而被罵?以學校對被打同學的態度來看,被打的似乎不一定對,那校長被打呢?

   打人的學生找來民代關說,被打的學生因此被叫到校長室罰站罵,這是家長得到的訊息,不然家長為何會氣到那樣?如果打人的學生有受到處罰,被打學生家長理應不會氣到如此,而新聞裡沒隻字提到霸凌者有被罵或處罰!

    霸凌在台灣甚為嚴重,上次台北信義區薛警官被黑幫惡少圍毆至死中的苟姓兇嫌,他就曾經霸凌毆打同學成植物人,受害者至今昏迷不醒,但苟某卻天天吃喝玩樂沒事,終至打死警察。台灣文化是很扭曲的,校長基於自己的名聲,雖知道霸凌不對,但怕事情暴露後自己面子和考績都難看,所以便盡力把事情壓下。被霸凌者家長若一再要求正義,那校長、老師反而轉過來恨被打者,認為家長和受害者是麻煩製造者。反而把人打成植物人的苟某霸凌者被老師、校長視為聽話者,因為他們打完人後就裝作沒事,好像天下很太平,校長樂得喝茶看報紙,當然對霸凌者不會責備。

    長期以來被霸凌者都像是活該一樣被處理掉,轉學後情況也一樣,因為各處的老師、校長處理態度都是一樣的,霸凌者奉為上賓,被打者視為眼中釘,最後被霸凌者只有死路一條,沒有人會管他們死活!

   所以家長站出來替孩子討公道也是這個社會造成的,如果霸凌當時同學能見義勇為阻止,那霸凌會一再發生嗎?因為大多數同學自掃門前雪,所以霸凌者肆無忌憚,打到受害者變植物人也沒關係,這樣的台灣社會已經不是個正常社會,而是野蠻社會!

  當然啦!家長只打校長似乎有點失準頭,最該打的應該是該班的導師和打人的學生和家長,因為導師才是第一線處理者,而霸凌者才是真正加害人!我國中小時候的矮黑男以毆打霸凌者聞名,他把霸凌者打到吐血吐白沫竟然沒一次被導師、校長責罵,矮黑男的家長只有一次被請到學校談話。這原因就是矮黑男深知老師和校長的心態---打人的永遠沒事!

    既然霸凌者打人沒事,那矮黑男打霸凌者也應該沒事,於是自國小五年級開始,矮黑男好奇地過去毆打霸凌者,當時他們一群人正在毆打有娘娘腔的轉學生,矮黑男過去就把最高大的霸凌者拉開,要他跟自己打,高大者一下子就被矮黑男鎖喉至吐白沫,然後再去毆打其他霸凌者,一拳就一個倒下。奇怪地,把霸凌者打成這樣,導師竟然連一句話也沒說!這可使矮黑男高興起來了,因為他的推想完全正確,就是打人的沒事!於是矮黑男開始去毆打別班的霸凌者,過去就是一拳,有時是用腳踹,校園竟然因此沒有霸凌了,因為大家都怕矮黑男過來打一拳!

   矮黑男最後竟無人可打,便叫同學用力打自己肚子來發洩體力,他馬步蹲好後,叫高大同學用力朝他肚子打,竟然一動也不動,難怪他一拳打下去對方就倒地不起!

   因為國中小矮黑男打霸凌者的親眼見聞,所以我現在對處理霸凌的態度只有一個字---! 即對霸凌者不要多說話,一拳重重打下去就對了!必要時幹掉霸凌群眾都無所謂!因為在台灣是沒有正義可言的,正義要靠以暴制暴來爭取,除非像柯文哲這樣的人多了,政治和司法恢復正常,那時便不須以暴制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