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拿槍

霸凌乾癬者

   昨天某知名女星被自稱是國小的男同學指控霸凌乾癬病同學,姑不論事情真偽,但這種霸凌病弱者的行為相當普遍,國內外都一樣。

   國小是最能看出本性的階段,所謂七歲看大。曹操七歲時就能設計自傷來陷害舅舅被罵,長大果然詭計多端。

   小時候討厭病弱者,甚至動手或動口霸凌,但長大後反而同情或做公益幫助病弱者,這也很普遍,我們說這叫做成熟懂事了。其實這樣反而違反也是動物的人類天性。一萬五千年前另一種人類尼安德塔人滅絕了,人類學家認為是被智人所殲滅,而智人就是現代人。基於生存競爭的緣故,這種生物間的殺伐相當普遍。

   一大群角馬在非洲做大遷移時,病弱者會漸漸落後大家,旁邊伺機而動的猛獸獅子便會吃掉落單者,不會有其他角馬回頭來救,大家依然跟著團體一直往前走。

   人類遺棄、討厭病弱者,顯現出和角馬一樣的獸性,長大反過來同情是因文明教育的制約所致。但如果主流文明制約並非提倡同情保護弱者,而是回復獸性,那成人依然會欺負病弱者,希特勒集體殺害小兒麻痺、殘疾等病弱者和猶太人就是例子。外省人郭冠英、白狼侮辱台灣人依然被大多數外省人認同,也是例子。這就是佔優勢地位物種會欺壓弱勢者,以達到弱肉強食的自然演化。

會在國小時就同情、保護病弱者反而有違天然獸性,所以比例相當少。國小時的同學矮黑男就是個少數例子,當時班上有位尿失禁的謝姓男同學,只要上課途中突然聞到尿騷味,大家就知道他又尿失禁了。老師和同學都討厭他,大家都嘲笑他,只有矮黑男會跟他講話,於是老師便指定矮黑男在他尿失禁時帶他去廁所換褲子。放學時矮黑男也會陪他,從國小二年級一直到五年級前都是如此,直到尿失禁者轉學止。而矮黑男也自五年級開始毆打霸凌者!

   我曾問矮黑男為何要多管閒事阻止霸凌?他說尿失禁同學被冷漠隔離是他困惑的開始,也因此對人性失望,進而瞧不起人,認為人在光鮮亮麗外表下大多是偽善,所以他不認為打人有何錯誤,就像大家不認為欺負病弱者有何錯誤一般,因為只要把自己定位在更高一層,那欺壓下一層就理所當然,所以他毆打霸凌者,不准有人站在他上一層。矮黑男一直不認為自己打人有甚麼問題,如同霸凌者也不認為自己有甚麼問題一般,所以這是無解的問題。

   小時候鄰居有位四歲聾啞男童,鄰居已十幾歲的國、高中生看到他就打,還把他抓起來甩飛出去,四歲啞巴男童一邊哭還被一邊打。啞巴男的哥哥和我同齡,他站出來保護弟弟時也被一起打,啞巴的爸爸對兒子被打並無反應,因為帶頭打人的少年父親是當地最富有的,也是國民黨的柱仔腳里長。五年級後,我把啞巴男的事跟矮黑男說,矮黑男聽後相當憤怒,尤其是被欺負者竟然還是啞吧,所以矮黑男要我帶他去看啞巴男童,啞巴男笑咪咪地咿嗚呀嗚地亂說一通,矮黑男問他褲檔下為何一大包,我說他有疝氣,欺負他的少年竟朝那裏踹。

   矮黑男知道對方是一群五六人,而且都是國高中生,他只是國小五年級恐難對付,便攜帶強力彈弓和木炭、鐵條來,我問他木炭是幹甚麼用的?他便開始燒木炭,把鐵條烘熱,他說要用熱鐵條烙印這幫霸凌者,我不可置信地看著矮黑男,覺得他相當恐怖。

   那群國中生放學後慣性地來到聾啞男童住家附近的大樹下,只要男童一出現就要抓他來打。埋伏在附近的矮黑男已烤熱鐵條,他拿出強力彈弓射擊帶頭林某,他頭目中彈後跌坐地上,矮黑男拿起鐵條衝出去,往林某大腿燙下去,皮立刻爛掉一大片,然後用鐵條猛戳其他人眼睛(沒刺到),前後不到三分鐘,啞巴男被欺負的事解決了。多年後我回老家查看,發現原本富麗堂皇的林家已殘破不堪,到處雜草叢生。

   林某霸凌集團被矮黑男攻擊後,他們已成人的兄弟曾拿出獵槍和刀械到處在找矮黑男,但沒人知道他是誰,從哪裡冒出來,只有我知道,他家住在一公里外的小沙丘下,他正準備下一波更可怕的攻擊。最後林家不得不搬走!林男大腿上那一大片疤就是他長年欺負啞巴疝氣童的代價,我不禁要稱讚矮黑男真是要得,雖然殘忍,但有效!他怎麼會想出用熱鐵條燒烙霸凌者?我想靈感是來自discovery影片中牛羊被烙印的行為,他把霸凌者當畜牲看了!

  霸凌病弱者,尿失禁、疝氣啞巴通通不放過,這就是號稱文明進步的台灣社會真實面貌,雖然不可置信,但卻很普遍地存在。但像矮黑男這種多管閒事的人卻很少,這就是人性的真實面;弱肉強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otomagma的部落格

gotomag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